Keaivy

You saw right throug.

唉。我實在不是個會說話的,情商低這點一直是我的痛處。


簡直鑽入我的皮肉里刮開了我的血液。

我的夢境。
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气态的台词。液化的风景。凝固的主题。

一個不太會用大腦思考的人類女性。

原來我七月份有更新。六月份也有。不過都只有一篇,我還以為這半年來瓶頸期我什麼都沒寫。


我很少很少會真正去喜歡一個角色,大部分時間我不想和別人共享我的想法。花在琢磨關係的時間不過是一時興起,上頭一段時間就不再感到興奮。有的時候回過頭來再去看這對仍然是很愛,但興奮又激動的感覺再也不會到來。

我太少為我愛的東西付出了。


Smalmall:

我在创造一个东西的时候很难有极其极其明确的想法,所以大家看到什么其实都有自己的主观经验烙印,每个人感受到的都独特而且合自己心意,而这种收获完全没有必要说出来向他人或者作者求证——你所有的想法都可以自己保有,不用去试图刮刮乐,把作者的心意挖出来。这不可能,也不礼貌。

我很怕天各一方,这在我心里是块疤。并且不可能愈合,伤口永远只能越来越大。